|| 炮灰聯盟 ||
關於部落格
  • 409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試閱】- 痴漢人間 by 羽宸寰

試閱: Mr‧M 凌晨一點半,乖寶寶早睡死的時段,卻是成人瑰麗課程的上課鐘。高城尚也落寞地走進公園,身邊走過一對又一對互擁調笑的男女,用腳趾想也知道這些人不是返回愛的小窩,就是去旅館來段真人實境,沒啥台詞只有狀聲詞的「嗯啊秀」。 「唉……」 悶悶地坐在公園內的長椅,本想約前輩去居酒屋痛快醉上一場,哪曉得江口幸二雙手合十賊兮兮地跟他抱歉。說是他那親親導演每次片子成功殺青後晚上都特別來勁,好不容易憋了兩個多月才等到片子拍完,今晚不犒賞一下「江口小弟」,怕老弟會發飆去COS蕎麥麵。 「蕎、蕎麥麵?」高城尚也一臉的不解,他這宅到可以去應徵電車男2的人種,當然曉得那三個英文字母是角色扮演的縮寫,只不過那蕎麥麵是怎麼回事? 江口幸二撥著瀏海瀟灑轉身,對著後輩揮揮手,一邊走回拍片現場一邊解釋:「軟軟的、下垂狀態的……不過當然啦,比蕎麥麵粗很多就是了。」 「……」||||||Orz……前輩,我以後不敢吃蕎麥麵都是你害的…… * 「唉……」翻轉手腕看了看錶面,長針竟在不知不覺間走到了十一的位置,雖說今天是假日不用上班,但也該是回家睡覺的時間了。 剛要起身,忽然一道影子遮去了長椅旁的路燈光線,高城尚也詫異地抬起臉,只見一個身型修長的男子頭戴寬帽身穿風衣,金色的長髮編成了一條馬尾,踏著一雙即使不懂時尚不了名牌,卻也能憑著光滑細緻的材質知道那長筒皮靴絕對不是一個上班族能負擔得起的價碼。 陌生的男子輕推臉上的金邊眼鏡,說話間竟莫名飄出詭譎迷幻的配樂:「徬徨無助的羔羊,想改變你懦弱無能的命運嗎?」 囧……今天是怎麼回事?十三號星期五嗎?還是因為過年喝掛醉睡死沒去廟裡拜拜所以怪人跑來纏身? 「請問……您哪位啊?」雖然是怪人,但高城尚也還是很有禮貌地用了敬語。 「我嗎?」嘴角勾起一抹笑,下一秒只見金髮男子兩腳跨開扯掉腰帶手抓風衣用力一掀,非常標準、非常完美、非常到位地擺出了變態暴露狂的招牌「大」字型姿勢。 「喔呵呵呵,偶就是Mr‧M啦……啊啊啊……馬滴……」 男子不小心暴露出大阪腔,邊說話邊將兩手扶在膝蓋,沉腰微蹲準備來個垠凌響噹噹的M字腿。可惜腰力不夠,才剛往下蹲就重心不穩,踩著高跟皮靴連退數步也沒能穩住腳,最後砰地一聲跌坐在路燈旁的草地上。風衣口袋還彈出隻錄音筆,正播著那有著些迷幻的音樂。 高城尚也盯著那支錄音筆,終於知道那配樂是從哪兒來的了。 「嗚嗚嗚……倫家也想像R那樣帥帥出場啦……為什麼偶什麼素都做不好?嗚嗚嗚……偶好失敗喔……嗚嗚嗚嗚……」 高城尚也同情地看著縮在草地上哭泣的男子,有種照鏡子般的錯覺,嘆了口氣,起身走到M的面前,蹲下來摸摸那遺落了寬帽而在燈光下耀眼閃動的金髮。「你很帥啊!」 男子止住哭泣,仰頭看著高城尚也:「真的嗎?」 「嗯,你的臉很漂亮,下回只要正常地走出來就好,硬要模仿別人只會落得難堪的下場。」 那種期盼得到注目的想法,他懂;那種仿效別人卻落得悲慘下場的經驗,他有。所以決定,還是做自己吧!雖然懦弱、雖然膽小,可至少還能做自己,而不是個只會模仿別人的猴子。 Mr‧M看著高城尚也的臉,抹抹眼淚認真地開口:「你人真好……」 高城尚也笑了笑,牽著Mr‧M的手兩人一道站起,看著手腕上的時間已經過了凌晨兩點半。「很晚,我也該回家了。」 「等等!」 Mr‧M在風衣口袋翻翻找找,總算摸到他要找的東西,開心地把那東西掏出口袋,在高城尚也面前攤開手心。「喏,送你的。」 「……這……這什麼?」高城尚也盯著Mr‧M手中的玩意兒,遲疑了好一會兒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 Mr‧M撓撓頭髮,癟著嘴:「本來要給你付鬼畜眼鏡改變你的命運,可是偶魔力等級沒有R那麼高,就只有這個可以給你。」 「蟑、蟑螂鬚鬚?」高城尚也繼續盯著在M掌心晃動的兩根觸鬚,滿臉黑線地質疑。 「喂!你可別小看這兩根鬚鬚,它們可是很管用的耶!」 「……我……我能不能不要……」 「嗚嗚嗚,連你也不要,倫家想報答你一下你也不要。嗚嗚嗚……偶好口連……好口連喔……」 刮玻璃般刺耳的哭聲在寧靜的凌晨時分驟然響起,尤其這男人一邊哭一邊還用錄音筆撥放著不知打哪錄來一堆喪家的哭墳聲。一股寒意驟然撲來,高城尚也渾身冷得發抖,知道此刻唯一能阻止現在猶如鬼片或兇案現場的方式,就是一句話││ 「停││我要蟑螂鬚鬚,請給我吧!」 果然,前一秒鐘還在鬼哭神號的傢伙,下一秒鐘就收了眼淚笑得十分天然,一臉感動的獏樣扭著身體阿諛道:「喔喔喔,你真是個大好人。」 對於金髮男子丕變的態度,高城尚也滿腦子給他OS:|||||Orz……對,我是好人,因為我再不搶著當好人,我就等著被你的哭聲嚇成「死人」。 一把抓來Mr‧M手中的蟑螂鬚鬚,連聲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轉身奔離,就這麼一路跑去坐著地鐵,就在他安然無恙返抵公寓,走上樓梯來到他溫暖可愛的小窩門前,掏出鑰匙準備要開門之際,突然間一雙慘白的手按住了高城尚也拿鑰匙插入門孔的手…… 「呀啊啊啊啊││」 破空淒厲的慘叫拔尖地迴盪在空氣中,高城尚也被這麼一嚇,把臉上微血管內的血液通通嚇得逆流回心臟,面色蒼白得跟泡在福馬林裡面的大體有得比。 「你……你……你嚇什麼嚇啦……呼呼……喘死偶了……」 那個白得跟鬼似的手,被高城尚也的尖叫聲嚇得從他手上抽回,按著仆仆跳動的胸口,還一邊喘著粗氣,開口道:「素偶啦!偶,Mr‧M啦!馬滴……你……你跑得還真快,害偶……害偶追得累死了說……呼……呼……」 「你你你,你追我幹嘛啦!」吸了幾口氣,總算收回被嚇得已經飄出一半的魂魄,高城尚也指著Mr‧M的鼻子欲哭無淚地哀怨著:「我不是都收了你的東西嗎?這樣還不夠啊?」 「矮油,別醬嘛!偶追來素想跟你縮,啊你沒拿說明書啦!」 「……」高城尚也扶牆垂頭,頭頂上烏鴉一群群飛過、蜻蜓一隻隻飄過、小星星一顆顆砸落。千言萬語,不如一個表情符號能夠貼切比擬他此刻的心情↓= =|||||| Mr‧M撇著腦袋,好奇打量著高城尚也的反應,順道將一本小冊子遞到他眼前:「給你,蟑螂鬚鬚的使用說明書。」 「……」高城尚也依舊維持著豪無表情的表情,對於這個差點沒把他嚇得魂飛魄散的怪咖,他應該遵照國民禮儀地給他來句阿哩嘎多嗎? 想歸想、掙扎歸掙扎,基於一個活了三十年都是懦弱膽小怕事無能而且還是個比恐龍化石更稀有的日本老處男,高城尚也還是很乖很誠懇地說了句:「謝謝你喔。」 把說明書塞過去後,Mr‧M非常開心地拍拍高城上也的肩膀:「鼻客氣,阿如果不會用的話,只要摸著鬚鬚說句『鬚鬚啊鬚鬚,誰是鬼畜界最閃亮的明日之星呀?阿就素Mr‧M的啦!』這樣偶就費冒出來教你使用。」 「……」老哥,抄得太明顯囉!小心白雪她娘告你盜用台詞。 「OK咩?」 「O……OK……」如果你快滾的話就更OK了! 「塞優納拉!」 說完,驟然冒出一縷白煙,Mr‧M就這麼瀟灑地(如果忽略掉被煙嗆到的咳嗽聲不算的話)消失在白煙之中。 莫名其妙給人折騰了幾小時,高城尚也殘留的力氣只撐到把門給鎖上,鞋襪都沒脫,直接倒在玄關昏睡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