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炮灰聯盟 ||
關於部落格
  • 409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試閱】- 競速狂愛 by 韋昕

試閱: 一、 (比賽終於來到最後一圈!) (拿下雪邦竿位,在第一位起跑並一路領先的奧格雷,在第四十圈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滑出賽道,現在終於追趕到只離頭車的亞德相差不到一秒的時間,他究竟能不能在最後這幾個彎來個大逆轉,在這場馬來西亞的雪邦大賽中拿下冠軍?) 坐在雪邦賽車場內媒體中心的唐曄和向安文,聽著耳機中轉播評述員情緒高昂的報導,感受現場濃濃的緊張氣氛。 兩個人雙眼緊緊盯住面前的大螢幕,連眨都捨不得眨,就怕錯過任何一個重要的精彩鏡頭。 (兩輛車前後通過第13、14號連續右彎,隨後將進入大直線,直線底之後又馬上就要進入最後一個髮夾彎了!) (奧格雷的紅色躍馬戰車幾乎是貼在前車的後尾翼!奧格雷跟得很近,好像抓到頭車的Slipstream!) 兩輛賽車不惶多讓都加足了馬力,在大直線上將油門踩到底,速度拉到了六檔接近三百公里時速,車速仍在繼續攀升中。 奧格雷的紅色賽車跟在對手後頭相當接近,兩輛賽車現在只剩下些微的差距。 就在剎那間,奧格雷的賽車已經進入前車的真空氣流範圍,利用彈弓效應,受到前車的氣流吸引,瞬間抓住了最佳的超車時機點。 方向盤立刻向左一切,車頭已經追上對手的左後輪位置。 (就是現在!奧格雷果然利用了前車的Slipstream,馬上方向盤向左一切,把車子拉了出來,他似乎想在進彎前從外側超越!) 轉播員也因為這次突來的超越舉動跟著緊張起來,為奧格雷捏把冷汗。 (要進彎了!奧格雷從外側超車實在是太冒險了,15號彎髮夾彎不是一個好的超車點,如果油門來不及收,奧格雷很可能直接衝出賽道,失去他原本即將到手的第二名位置!) 「可以的,一定過得去!」 向安文激動的忍不住站起來加油,情緒比身旁的奧格雷頭號車迷還要激動。 唐曄只是緊握雙拳,專注且安靜地迎接比賽的最後一刻。 (天啊!現在二輛車併排同時進彎,都在搶這一條線,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奧格雷不但沒收油門還在繼續加速中,一點都不擔心車子在過彎中打滑失控,冷靜沉著的按照自己的步調,信心十足地操控手中這台戰車,將馬力發揮到極致。 (在內側彎道的亞德佔了比較有利的位置,但是奧格雷仍然不放棄,繼續在縮短兩輛車之間的差距,緊咬對手旁邊跟著出彎!) 兩輛車幾乎是貼在一起過彎。 不過,奧格雷硬是比對手晚了幾秒才剎車。 也就是因為這幾秒的差距,讓他得以在對手剎車的那一瞬間立刻搶前一點位置,車頭已經超越了對方。 (還差一點點!通過最後這段大看臺直線之後,方格旗就要揮下來了!) 「再一點就過去了,奧格雷衝啊!」 向安文揮動拳頭加油喊叫,而身旁的安靜唐曄也同樣緊張的眨也不敢眨眼,盯住大螢幕。 忽地,緊攏的眉心頓時鬆開來。 「贏了。」唐曄終於鬆口氣,臉上露出微笑。 (奧格雷終於搶先衝過終點,方格旗揮了下來!) 同一時間,現場幾乎爆滿的十一萬個觀眾席上,前後響起震天價響的氣笛聲和車迷歡呼聲。 (比賽在進行了五十六圈、一個小時又五十分鐘之後,終於結束了這場從一起跑就高潮迭起、精采絕輪的一級方程式,馬來西亞雪邦格蘭披治大賽。) (比賽最終由法拉利車隊的奧格雷拿下這場比賽的冠車,銀箭車隊的亞德以些微的差距飲恨奪下亞軍,季軍則是由……) 轉播評述員繼續播報最後的賽況結果,雖然比賽已經結束,向安文激動的情緒仍未完全撫平。 「太棒了,我就知道奧格雷可以的!雖然中間不知為什麼忽然失控滑出賽道,讓他名次馬上從第一名掉到十名之後,幸好後來一路追趕,終於在最後出彎的直線上把亞德超掉,真是大快人心啊!」 相對於向安文的激昂,反觀唐曄身為奧格雷頭號車迷,臉上沒有太過明顯的喜悅表情,俊美的臉龐上只見唇角微微上揚,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 在所有人裡面,除了唐曄,沒人知道奧格雷那次突捶是怎麼回事。 「你在偷笑什麼?」終於冷靜下來,向安文重新坐下,一邊收拾相機筆電,一邊問道。 唐曄是運動雜誌的文字記者,向安文是攝影記者,二人絕佳的默契讓他們成為出版部門裡的最出色的二人搭擋組合。 「你怎麼反應這麼小?奧格雷贏了不是你最該替他高興的嗎?」 「我這叫內斂,懂不懂?」 「哈哈!你內斂?」 向安文的表情像是聽到世紀大笑話般,一點都不給面子大笑幾聲。 「你要是內斂,我還真不知道那個暗戀奧格雷好幾年,追人追到立志要當F1記者,只為有機會近身採訪,還採到床上去的那個人是誰啊?」 「噓--你閉嘴!」馬上捂住他的嘴,警戒的看向四周左右張望,就怕被其他人聽到了。 還好媒體中心的採訪記者群們,早在比賽結束那刻就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他們兩個慢吞吞的收拾,不急著去賽後記者會現場。 反正賽後記者會去不去都沒差,千篇一律的制式發問,車手也是官方回覆,看電視轉播就好了。 而且,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採訪第一手的獨家新聞。 唐曄偷偷一笑,視線落在大螢幕裡正被攝影機包圍的金髮男人身上。 * 把車子慢速駛進頒獎臺下頭三名車輛的專屬位置後,奧格雷解開安全帶離開賽車。 脫掉安全帽,拉下防火頭套,露出陽剛、充滿霸氣的臉龐,以五指耙過垂在額前,沾了些許汗水的金色頭髮。 現場鎂光燈連續閃個不停。 早就等候在一旁就定位的攝影機,全都追逐著眼前近一百九十公分的高大身影跑,捕捉鮮少公開出席活動,生活極為隱私保密的奧格雷每一個面貌。 藉由這難得只有在賽後會大方任人拍攝的機會,將畫面傳送至世界各地的車迷眼前。 奧格雷在鏡頭前向來話不多,輪廓立體、五官深邃的臉龐上也沒有過多表情。 即使贏了比賽,仍然沒有過多開心或激昂的情緒顯露於外。 只有那對透著一絲輕狂氣焰的碧綠色眼眸,牢牢盯著其中一台攝影機,彷彿想藉此望穿另一頭的男子。 銳利的神情中,帶著只有唐曄看得出來的得意與警告。 透過大螢幕,清楚傳遞給他,要他履行承諾。 你答應我的,別想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