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炮灰聯盟 ||
關於部落格
  • 409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試閱】- 金絲貓 by 千風

試閱: 1. 鬱金香 鬱金香酒吧。 「我說過我不是同志。」 再次冷靜重申自己性向的男人,一臉嚴肅,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只是在場眾人,沒一個人當真。 有沒有搞清楚? 這是哪裡?鬱金香酒吧耶! 這可是新宿二丁目裡人盡皆知的gay吧,會出現在這裡的只有一種人:喜愛男人的男人。 這個在一堆同志中還敢如此「大言不慚」的男人,有著一頭梳理整齊的黑色短髮,平常總戴著細長方形鏡片的無框眼鏡,讓他散發出一種專屬於商業菁英階層、很難親近的氣質,但現在把眼鏡擱在酒吧吧台上的他,卻顯得面容秀氣,微瞇的眼眸裡閃著些迷濛的酒意。 「我真的不是同志。」 這是三杯馬丁尼下肚後,他反覆反覆再反覆的主題。 但沒人在意。 同志大致上可以簡單分為三種,一種坦然接受,一種打死不願意承認,用盡各種方法掩飾自己的真實性向,第三種就是介於這兩種之間,只是程度差別而已。 在酒吧前擦著玻璃杯的酒保,在二丁目這兒少說也混了十幾年,哪種人沒見過?現在坐在他面前的這個男人,大概就屬於第二種,平常在外頭打死都不承認自己的性向,但是不知道受到什麼原因刺激,才會跑來這裡。 這樣的人,多半只是想「確認」一下自己的性向,有的人「確認」成功後就坦然成為第一種人,有的人仍會抱著極度反抗的態度,甚至故意帶著藐視的心態來這裡,就像富人去逛貧民窟一樣,逛完了只會更慶幸自己是個有錢人,不必過這種骯髒又沒東西吃的日子。 但酒保也很聰明地不去嗆聲,他不過是個生意人,靜靜地聽、靜靜地賺也就是了。 「喂,大叔,你覺得我像嗎?」 又是一杯馬丁尼下肚,小澤潔這麼問。 酒吧額頭上微微跳著一根青筋。 大叔?誰是大叔啊?他今年還沒滿四十耶! 知不知道在同志圈裡亂把別人叫老,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啊? 「客人,您來這裡的目的不是很明顯了嗎?」 酒吧忍著脾氣回答,不忘又補上一杯馬丁尼。 喝死你最好!最好喝得不省人事,然後被那些人帶回家好好「確認」一下你到底是不是同志!在酒吧裡的這些人打從這男人一進門,眼光就沒離開過他身上,那些露骨的眼神訊息很明顯,但這男人不知道是故意忽視,還是真的喝酒喝過頭,竟完全不加理會。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這裡……」 他喝得連臉龐都微微紅了起來,在暈黃的燈光下,看起來居然有些……可愛。 酒吧擦著杯子的動作稍微慢了下來,眼光從杯上悄悄移到男人臉上的時間也多了一點。 這傢伙,要不是個性這麼討人厭的話,其實長得還不錯,要是一夜情的話,可以考慮看看。 「我女朋友……」打了一個小小的酒嗝,「離開我了。」 有女朋友?看來這傢伙兩邊通吃喔? 還是他真的沒這種性向? 酒保承認自己的好奇心真的被打動了。 「您的女朋友為什麼要離開?」 但男人只是盯著眼前的酒吧,一語不發。 就在酒保以為他不會解釋,正想繼續回去擦酒杯的時候,他卻又緩緩開口了。 「她會和我在一起,只是因為和同事打賭而已。」 * 小澤潔,今年二十八歲,畢業自人人稱羨的早稻田名校商學院,還沒畢業之前就已經被知名外商投資銀行相中,聘為特別助理。三年後,他優異的表現與傑出的管理能力受到賞識,升到了副經理的職位,成為名符其實的社會菁英份子。 他總是穿著合身的西裝,梳著整齊的頭髮,戴著無框的長方形鏡片眼鏡,工作十分認真。他那嚴肅以及一絲不苟的模樣,別說迷倒不少OL,連新近的男助理們都難掩對他的崇拜之心。 男人與女人都喜歡他,但問題是,他喜歡的是男人,還是女人? 總經理旗下的三位女秘書,個個年輕貌美,身材一個比一個辣,天天在他面前賣弄風騷,也不見他動心過。 可是又看不出來他對男性有特別偏好,男助理或男員工犯錯,不論長相如何,全被他教訓得抬不起頭,差點沒哭著回家。 但越是無法接觸到的人,越容易引起大家的好奇,有關小澤副經理的閒言閒語也從沒斷過。 直到有一天,一位勇敢又想出風頭的女職員,白鳥麗奈,鼓足勇氣,開下賭盤,決定親身一探究竟,看看這位全銀行上下都知道的風雲人物,到底是愛男人還是愛女人。 年輕膽大的麗奈,主動出擊,透過在人事部工作的同事,悄悄得到了小澤副經理的地址,於是特地選了一個下雨天,還故意穿著薄透輕衫,守在男人家門口。 結果呢?麗奈被小澤潔很有風度地塞上計程車,送回家裡,還附送一把黑色的男用傘。 但麗奈當然不死心——除了想一探小澤潔的祕密生活真相(?)之外,她可是在公司賭盤裡賭上了兩個月的薪水耶!怎麼可以輕易放棄!她就全靠這一把翻盤,再加上公司今年微薄的年終獎金,才能買下預約了三個月的愛馬仕最新款冬季新手提包啊! 於是她改換戰術,將自己特意塑造成溫柔體貼的愛妻形象,希望用婉約的傳統日本女性印象,贏得小澤潔的青睞。 但……她畢竟只是個小小女職員,哪有銀行裡其他資深女前輩厲害? 她特地早起做的愛妻(?)便當,還沒拿到小澤潔的辦公室,就被公關部小姐們人手一個華麗三層便當給比了下去,那些公關小姐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濃妝豔抹,手裡的便當根本不是自己親手做的,而是特別從高級餐廳訂製,日式西式歐式都有,麗奈的窮酸小便當在那堆豪華便當裡根本毫不起眼,她只有飲恨甘拜下風,聽著那些公關小姐們用著嬌滴滴的聲音喊:「副理,人家午餐定太多吃不下了,您和我一起分享好嗎?」 吃不下就不要定那麼多嘛!這招意圖真是太明顯了! 愛妻便當輸人沒關係,她還有身體(?)可以用! 於是她找了一天特地穿上魔術胸罩,硬是把自己的B罩杯升級到C+,胸罩緊得她都快無法呼吸了,走路時更是感覺到肋骨被勒得一陣陣痛,但為了要「色誘」成功,這點苦又算什麼? 但是她才走到小澤潔辦公室門口,還沒敲門,門便自動從裡頭打開,穿著低胸黑色V領薄紗上衣的女秘書走了出來,那上衣領子低到半個胸脯都露了出來,壯觀的乳溝中夾著一條鑽石白金項鍊,即使身為女人,麗奈的注意力也一下子被那深深的乳溝吸引過去,還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太壯觀了!這根本是美國大峽谷和富士山的差別嘛!(這是什麼比喻?) 戴著黑框眼鏡、梳著整齊包頭的女秘書,先是瞄了麗奈一眼,接著眼光下移看了看她的胸部,然後嘴角揚起一抹勝利的微笑,揚長而去。 麗奈只有心碎而去。 這麼猛的大魚大肉都見過了,小澤副經理怎麼可能還會看上她這種硬撐出來的清粥小菜? 嗚,不甘心,不甘心! 難道就沒有其他的方法了嗎? 有了!她可以偷偷寄電子郵件給小澤副經理,傾訴自己的愛意啊! 這麼簡單的方法,她之前為什麼都沒想到? 說做就做,在女廁換下幾乎要把她勒到不能呼吸的魔術胸罩之後,麗奈馬上趁著午休時間用辦公桌上的電腦上網寫信,她整整寫了兩頁,說盡男人的好話,又把自己對男人的戀慕加油添醋好幾倍,然後迫不急待地按下「傳送鍵」。 電腦發出「叮」的一聲,代表信件已經傳送出去了。 此刻她的心情又緊張又期待又怕受傷害,麗奈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就口,想喝點水舒緩一下心情時,電腦突然又傳出有新郵件到達的訊息聲! 「噗——」 一口水從她嘴裡噴出。 回信這麼快? 麗奈趕緊抹去嘴邊的水漬,又連忙抽了張面紙擦乾剛剛噴上電腦螢幕的水,這才強自鎮定下來,手指有些發顫地點開收件軟體。 沒錯,真的是小澤副經理的回信! 天啊!這方法這麼好用,她真該早點想到才對! 興高采烈地點開信件,裡面只有短短一行字—— 「很抱歉,此信箱容量已超過負荷,原件無法送達,退回。」 什麼?!信箱爆了! 是多少人寫信給小澤副經理啊?居然把信箱給灌爆了?! 麗奈這下徹底甘拜下風,再也想不出什麼好方法了。 這家外商銀行這麼大,女職員這麼多,幾乎每個還沒成為人妻的女人都在用盡方法想要引起小澤副經理的注意,夢想一步登天,就此得到年輕英俊前途又無量的好老公,然後快樂離職在家裡當家庭主婦。 但是麗奈可不會就這樣死心的,開玩笑,她可是押了兩個月薪水在賭盤上耶,要是輸了,不但愛馬仕的包包沒了,連下個月的生活費也沒了! 說什麼都不能輸! 為自己加油打氣完畢,麗奈又陸續想出另外其他方法。 直接打電話?被副經理室的兩名實習女秘書直接擋下。 製造巧遇機會?小澤副經理每次只要一離開辦公室,後面就跟了兩名女秘書,像是出巡一樣,所有閒雜人等一律被秘書擋下。 試圖在公文裡夾帶情書?她這種小職員送上的公文,有沒有機會得到小澤副經理的親自過目都還是問題。 難道再也沒有辦法可想了嗎? 眼看賭盤結束的日子越來越接近,比率也從原來的一賠二,逐漸拉高到一賠三、一賠四,甚至最後還到了一賠五。 這可不得了!要是麗奈真的輸了,怎麼可能還得起? 到時候她只有捲債潛逃,結果不但沒了面子、沒了愛馬仕包,而且還會落得工作都沒了。 太慘了!到底是哪個傢伙擅自把賠率拉到一比五的?分明是想推她入火坑嘛! 就在賭盤結束的前一天,麗奈終於無計可施,決定使用最直接、最傳統也最幼稚的方法—— 「副經理,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文件,請您一定要親自過目!還有我叫白鳥麗奈,今年二十一歲,在宣傳部門上班,是——」還沒來得及說完,兩名女秘書便眼露兇光地把她遠遠架開,丟到女廁裡。 手裡拿著一份寫著「企劃書」三個字檔案夾的小澤潔,臉上依舊不動聲色,但當兩名女秘書收拾完麗奈,想把他手上那份「重要文件」也一併處理掉時,他卻輕輕搖了搖手指。 「我有興趣,想親自看看。」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兩名女秘書面面相覷,眼裡都有著驚訝神情。 但她們萬萬沒想到,更令她們倆人,甚至是全公司更吃驚的事情,很快就會發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